死神同仁文─包子頭少女1(7)一見鍾情
在黑夜月高下,有位輕少女,站在BLEACH學院校門口外,嘴巴勾起微笑,輕輕的說一句話:
「?右介,就在這裡吧。」
冬天的早晨,是個讓人很難爬起來的季節。
「好冷……..」雛森整個人都包成肉包了,縮在冷被裡,捨不得起床。
「哈秋!」大了大噴嚏。
「妳沒事吧?」冬獅郎進了雛森的房間。「妳感冒了嗎?」
「好像是……」打個冷顫。「好冷…….」
「起來就不冷了,起來吧。」
「很冷阿,我不要,而且現在也挺早的,我還可以多睡十分鐘。」
「….妳都已經清醒了,也無法再入眠了。」
「不要,人家會冷嘛。」
看到她這麼愛耍性子,不禁嘆口氣。
「唉,真拿妳沒辦法。」說完便走向掛衣服的架子,拿起一件大外套,遞給她:「吶,穿上吧。穿上後就不冷了。」
「好吧……」她起床,穿上外套。
「我去樓下等妳。」
◎ ◎ ◎
路上─…..
「還是好冷喔。」雛森手環住自己。
「當然阿,今天氣象局還說會下雪呢。妳穿幾件?」
「四件。」
胸罩、內衣、制服、再加件外套吧。冬獅郎心理猜著。
「太少了啦,我穿了五件呢。」
「喔。」
冬獅郎停下腳步,呼喚她一聲:
「把這個圍著。」他脫下自己的圍巾。
「….你不冷嗎?」
「不冷,我覺得我穿太多了。」
「真的可以嗎?」雛森怯生生的問。
「可以的。」邊說邊幫她圍上。「這樣就不冷了吧?」
「恩,謝謝你。」
「沒什麼好道謝的。」
「恩…..」
走了幾段路,他們巧件亂菊。
「嘿,你們早阿。」
「早,亂…..」雛森道吸一口氣,然後大聲的打了大噴「哈秋!!」
亂菊有點嚇到了:「妳、妳沒事吧?」
「沒事…….」吧。
「妳還是會冷,是吧?」冬獅郎問,邊說邊脫下自己的外套。
「阿,冬獅郎,不用了…..哈秋!」
「……..」
看她這麼難過,亂菊卸下自己的手套,對她說:「小桃,不介意的話,要不要帶手套?」
「不好吧…..這樣妳也會冷…..」雛森怯生生的說。
「跟我客氣什麼,來,帶上吧。」
「謝謝你們…….」
冬師郎和亂菊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對雛森說:「就跟妳說這沒什麼好道謝的啦。」
「好的……」雛森覺得心暖暖的,即使是在這麼寒冷的冬天。
走過了幾條街,一位陌生人突然從右邊衝了出來,與雛森想撞。
「好痛!」雛森跌坐在地。
「阿!對不起!我在趕路。」
「喂!妳小心一點好不好?」冬師郎一邊連忙扶起雛森,對路人甲說。
「對不起,妳有沒有怎樣?」她關心的問,手伸出來,拉她一把。
「沒事….謝謝….」抬頭看她,有點驚訝的語氣說:「妳穿的制服是我們學校的。」
她點點頭:「恩,我是今天剛轉來的學生,我叫伊莉莎白,叫我伊莉就行了,妳叫什麼名字?」
「雛森桃。」
「日番谷冬師郎。」
「日番谷?是那位天才兒童嗎?」
「…..是。」
「松本亂菊。」
「恩,請多指教了。」伊莉莎白微微笑。「對了,可以帶我去BLEACH學校嗎?我迷路了。」
「可以阿。」
「謝謝妳,雛森。」
一路上,他們聊天:
「伊莉學姊,妳為什麼會轉來我們學校?」亂菊好奇的問。
「恩…..」伊莉比了『噓』的手勢,「這是秘密。」
「喔。」
「學姊,那妳知道我們學校的王子嗎?」雛森問。
「王子?哪位?」伊莉用有點期待的語氣問。
「藍染?右介,藍染學長。」
伊莉用別人聽不到的聲音,說:「果然是?右介。」
「恩?妳說什麼?」
「沒事。」
「喔。」
「那妳們為什麼會把那個藍染學長視為妳們的白馬王子?」
「因為阿,他有溫和有禮的態度,清澈明晰的眼睛,溫和的眼神……(省略以下上千萬的稱讚話)…..」
「是、是嗎?」伊莉苦笑一下。
「可是藍染害很多男生傷心欸。」冬師郎插嘴。
「那那些男生就應該檢討自己,為什麼女生不會喜歡上他們,還有,請加個學長。」
但冬師郎反駁:「藍染說我可以叫他名字。」
「什麼?什麼時候。」
「昨天傍晚。」
「這麼好,居然可以巧遇藍染學長?」
「恩,羨慕我?」
「誰會羨慕你這沒禮貌的小鬼?」
「誰說的?反正叫學姊或學長的,還不是都一樣?」都是同學嘛!
雛森與冬師郎對望一眼,兩個人生氣的『哼!』了一聲,轉頭到別處。
「你們別吵了……」伊莉勸阻。
「那個人是不是市丸學長?」亂菊指著前方一百公尺的人。
「恩。好像是。」冬師郎回答。
突然間,亂菊無法克制自己的雙腳,跑去前面的市丸銀。
「市丸學長。」
銀停下腳步,往後一看,他對亂菊有印象。
「喲,妳是….亂菊是吧?」
「恩。你好。」
「嗨。」打完招呼,來個虛假的笑容
亂菊的心像前幾天一樣,抽痛了一下。
好痛……!
「怎麼了嗎?」
「沒、沒事。」趕緊回神。「阿哈哈….」傻笑。
「….是嗎?」
銀仔細的瞧她的臉,奇怪,怎麼會有一鼓有趣的感覺?
「對了,市丸學長,」她急忙找話題:「你有再打網球嗎?」她看到銀的右肩背著網球袋。
「恩,放學會跟?右介打。」
「喔。」
「妳有興趣嗎?」
「還好…..」盯著網球袋看。「有教練嗎?」
「沒有。只有我跟?右介,教練是有啦,我就是。」
「哇…..這麼厲害呀!」亂菊不禁讚嘆。
「哪裡。妳想學嗎?」
「可以嗎?」
「當然可以呀。」
「好阿,」亂菊有點感興趣「可是,我得先問我爸媽。」
「好。」銀點點頭:「那妳確認過後,再來跟我說。」
「好的。」
雛森剛把亂菊跑到銀身旁的舉動,都看到眼裡了。
「亂菊…..喜歡那類型嗎?」不會吧?
「喔。」冬師郎只『喔』了一聲。
則伊莉小小聲的說:「他還是沒變。」
「伊莉學姊,妳說什麼?」
伊莉微微笑,然後搖搖頭:「沒事。」
總算到達了學校,唉,還是如同往常,校門口人山人海。
「藍染學長!早安。」
「藍染同學,一起走好嗎?」
「大家早安呀~!」
雛森指著人群裡的藍染,對伊莉說:「伊莉學姊,他就是藍染學…..」說到一半,發現人不在。
「伊莉學姊?」
只見她人往人群裡衝。
「?右介!」
「她該不會……!?」雛森睜大眼睛,到吸一口氣,語氣驚訝。
「對藍染一見鍾情了吧…….!?」
─To Be Continued… 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創意

hljqmkvd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